今天是:
您當前的位置是:首頁 » 通知公告
水書申報書(第一批國家級)
    字號:[]  [我要打印][關閉] 視力保護色:


       

     “水書”,是水族先民在遠古的生產生活中創制出獨具一格的文字,也是水族世世代代流傳至今的一種古老的、用于卜筮的宗教典籍,還有口授心記的大量內容,為水書先生所專用以占卜、擇日、看風水、召神、放鬼、制煞、避邪等等,對水族人民生產生活賴以生存的環境有著巨大影響力的文化精髓的總稱。

    “水書”其源甚古,專家佐證源于殷商時代,其文字與甲骨文同源,其典籍與易經相通,是水族民間知識和宗教信仰文化雜糅的綜合典籍,是水族賴以生存的精神支柱,是中華民族古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是中國乃至世界民族文化寶庫中的一份極為珍貴的文化遺產。
   
“水書”由兩大部分組成:一是有形的。即水族古文字及該文字編著的手抄本;二是無形的。即水族文字發展不完善而無法用符號記錄的大量口傳心記的歌訣、要義、儀式、祝詞等,全靠水書先生世世代代口耳相傳。
   
“水書”是活著象形文字,由文字符號、表意圖象符號、段落表義圖畫文字符號組成的特異文字體系。

    “水書”各類卷本繁多,就其性質和使用場合分為白書(吉)、黑書(兇)兩類,按種類劃分,分為閱覽本、朗讀本、宮掌本、時象本、方位本、星宿本等,按本內容區分,主要有誦讀、應用兩類。      
   
“水書”沒有統一的刻版,沒有統一的學校與教員,全靠水族民間世代手抄、口傳心記傳承下來
.
   
“水書”被譽為水族的“百科全書”——內容博大精深,是水族民間知識、民間信仰文化的綜合記錄與體現,涉獵水族宗教信仰、天文、地理、攻守、營造、出行、疾病、倫理道德、工藝美術、農耕漁獵、歷法預測等諸多方面的內容,具有廣泛的實用性和操作性。

   
“水書”在水族人民的社會生活中起著很重要的作用,特別是在喪葬、祭祀、營建、婚嫁、出行、節令、占卜、農事等活動中發揮著一種指導規范的作用。水族人民的生產生活、一舉一動都受到“水書”條例制約,都要依據“水書”擇定而行,尤其是在水族原始宗教信仰活動中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

    隨著社會的發展,外勢文化的滲透,水族民間文化受到強烈的沖擊,致使水書的傳承和應用瀕危嚴重,已到了消亡的邊緣,亟待搶救和保護。

    

 

申報項目代碼:14

 

 

 

 

 

 

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申報書

 

  

申報項目類別:民間信仰

申報項目名稱:“水書”—水族宗教信仰禮令文化

申報地區:貴州省黔南州荔波縣

 

 

 

 

 

荔波縣人民政府印制

OO五年十二月五日

 

一、基本信息

 

屬地

貴州省荔波縣

項目名稱

水書—水族宗教信仰禮令文化

申報者

荔波縣人民政府

負責人

陳稠彪

通訊地址

荔波縣人民政府

郵編

558400

電話

0854--3612192

傳真

0854--3612031

電子信箱

荔波縣人民政府@ . SINA.COM

 所在

 

 

據史料記載,水族“水書”最早傳承于貴州省荔波縣。

荔波縣位于貴州省南部,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南端。介于東經10737分至10818分,北緯257分至2539分之間。東北與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的從江、榕江縣接壤,東南與廣西的環江、南丹縣毗鄰,西面和獨山縣交界,北與三都水族自治縣相連。東西長67.3公里,南北寬58.5公里,全縣總面積2431.8平方公里。縣境處于云貴高原南部斜坡向廣西丘陵盆地的過渡地帶,地勢自西向東南傾斜,全縣平均海拔758.8米。

荔波地形獨特,自然資源豐富,為典型的喀斯特地形地貌,有集山、水、林、洞、湖、瀑、激流險灘于一體的國家級荔波樟江風景名勝區和地球同一緯度上絕無僅有的中國茂蘭喀斯特森林自然保護區。1996年經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批準納入“國際人文與生物圈網絡”,素有“地球腰帶上綠寶石”之稱。2005年荔波喀斯特森林被評為“中國最美的地方”。

荔波全縣總人口16.75萬人,其中水族人口34865人,占全縣人口的21.26%。水族是荔波縣世居的主要民族之一,依山而居、傍水而住,民居為干欄式建筑,主要分布在佳榮鎮、水堯鄉、永康鄉、水利鄉、玉屏鎮、甲良鎮、播堯鄉、洞塘鄉、茂蘭鎮、朝陽鎮等水族地區。


二、項目說明 

類 別

民間信仰

代碼

14

分布

區域

分布于荔波縣佳榮鎮、水堯鄉、永康鄉、水利鄉、玉屏鎮、甲良鎮、播堯鄉、洞塘鄉、茂蘭鎮、朝陽鎮等水族地區。

  

水族人自稱“睢”(sui33),發祥于睢水流域,地處殷商文化圈。殷商亡國,水族先民舉族南遷,逐步融入百越族群。秦漢時期,水族先民屬南方越民族的絡越一支,到三國兩晉南北朝時期稱之為獠。至唐代開元年間(公元731741年),朝廷設置撫水州(今廣西環江地區)。所謂“撫水”,即安撫當地從僚族中分化出來的 “水蠻”,族稱由“水”代“睢”。宋朝時期,水族人主要生活在廣西宜州(今廣西宜山)一帶。清代水族人的分布區域集中在貴州都勻府南部與廣西慶遠府北部連接地帶的古荔波,亦即龍江和都柳江上游地區。雍正十年(公元1732年),將荔波從廣西劃歸貴州之后,水族人便主要聚居在貴州。

據史料記載,荔波是水族人民最早居住的地方,也是水書傳承使用歷史最古遠的地方,因而,現在的水書,具有明顯的荔波地域文化特征。早于1966年荔波就開始搶救水書,新時期的水書搶救工作也于2002年由荔波率先發起,并引起了國內外專家學者和新聞媒體的廣泛關注,同時也得到了國家有關部門和各級黨委、政府的高度重視。

“水書”是水族先民用獨具一格的古文字所創制的一種古老的文化典籍,是水族人民的精神內核和支柱,它對水族社會生產生活有著廣泛的影響力和制約力。

  

 

 

 

 

 

“水書”從創制至今,歷經數千年的傳承發展,受到中原殷商文化和其它民族文化的影響,并由簡到繁,由易到難,由單一到復雜的發展過程,形成了固有的文字體系和地域文化特征。

     張為綱教授指出:“今之水家,蓋印殷之遺民。”河南偃師二里頭遺址出土的大量珍貴文物,是研究中國夏文化的重要遺址之一。2004年,荔波縣組織了幾十位精通水書的水書先生對二里頭文化遺址出土的夏代陶器上24個符號進行辨認、識讀。水書先生不僅能全部識讀夏陶符號,而且能解釋每一個符號的含義,并在現存的水書文獻中找到與夏陶符號完全相同的文字符號就有22個。

    專家認為,此次利用水書文字記載破譯部分夏陶符號,有助于認定夏陶符號就是一種原始文字,并將有助于解開困擾考古界40多年的二里頭遺址“夏都”千古之謎。由此說明古老的水族文字可能就是夏文化遺存的一脈,水族先民至少在夏商時期與漢民族的發展是并行的,水書在原始社會就已經存在。

岑家梧教授認為:水書與古代殷人甲骨文之間,當有若干姻緣關系,亦可斷言也。”

水族古文字的種類主要有以下幾種:一是象形字;二是圖形文字,有的是動物、植物的圖形,有的是意識形態中神靈的圖形;三是仿漢字,有的與夏陶文字符號相同,這為追尋漢文字的起源提供了生動素材;四是宗教文字,即表示水族原始宗教信仰的各種信息符號。

正如清華大學教授趙麗明所說:“水族文字可與古老的巴比倫楔形文字相提并論”。

專家、學者考證:水書是一種象形文字,又是一種圖形文字,極具研究價值。

 

 

 

 

 

 

  

  

○水書與水族歷史社會的關系

水族發祥于睢水流域一帶,屬夏商文化圈,是一個歷史古遠的民族。

水族數千年以來就有記錄水族語言的獨具一格的象形古文字,水族語言稱之“泐睢”,用水族古文字撰寫成的典籍稱之為“水書”。

“水書”其源甚古,大致可追朔至殷商時期,許多專家學者考證“水書創制時代極為古遠”、“水書創造之地,初在西北一帶”、“皆可為殷代文化遺留之鐵證”。

“水書”在水族人民的社會生活中起著很重要的作用,特別是在喪葬、祭祀、營建、婚嫁、出行、節令、占卜、農事等活動中發揮著一種指令規范的作用。水族人民的生產生活、一舉一動都受到“水書”條例制約,都要依據“水書”擇定而行,尤其是在水族原始宗教信仰活動中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

“水書”是水族人民的精神支柱,與水族歷史社會有著密不可分的淵源關系。

○水書的基本特征及表現形式

“水書”是水族先民創制的獨具一格的象形文字,用之撰寫而成的大量文字典籍,通過手抄配合口傳心授的大量內容,傳承至今,對水族社會有著巨大社會功能的文化形式的總稱。

“水書”字形結構奇特,它既有殷商甲骨文的成分,又受道教符咒的影響,其字形構成有象形、會意、假借等。在荔波境內征集的7400多冊水書中發現有數百個字數。

“水書”由兩大部分有機組成:一是用水族象形古文字編著的手抄本;二是由水書先生口傳心授的,用以彌補因文字發展不完善而無法記錄的大量內容要義、歌訣、儀式、祝詞等。

 

 

 

 內

 

 自然(圖騰)崇拜主要是對石的崇拜和大自然花鳥禽獸崇拜,這與水族先民居住的地理環境有關。祖先崇拜,一是對遠祖“六奪公”的崇拜;二是對自己祖先的供祭;這在水族比較大的節日中,如借額、借卯、借端和清明掛社等活動中進行。鬼神崇拜的內容更為豐富,鬼神的數量繁多,正反映了水族先民在原始社會時期與惡劣的自然環境殊死斗爭的縮影。這些表現形式在“水書”宗教信仰典籍的運用中都得以充分體現。

“水書”是水族古老的宗教文化典籍,是水族先民卜筮的成文經典著作。

“水書”是供世人研究水族原始宗教信仰的綜合典籍,具有較高的哲學研究價值。

 

 

 

一、器具及制品:

牛角卦、黃羊卦、慶鈴、鋼鑼、鏵板、牌引、木魚、羅盤、虎頭骨、引鈴、請牌、符畫、錢幣、香壇、金鋼鼎、神刀、米草卜具、茅草卜具、青竹卜具、通靈石、牛角號、竹筒號、神笛、神服、白米、糯谷、青布、銀器等

二、作品:

1、明代洪治年間的木刻版本水書(全國木刻孤本);

2、明代弘武年間水書手抄本;

3、水書“六十花甲在全”卷(全國頁數最多的單本水書);

4、水書梅花鹿版本(記載水族的遷徙過程);

5、水書“連山易”版本;

6、漢代“牛角”水書(全國最古老的水書);

7、水書碑刻;

8、水書刺繡。

 

 

 

 

 

 

水書的傳承關系,一是家庭傳承:由祖父輩傳授兒輩,兒輩傳授于孫輩(祖—兒—孫),有的水書先生晚輩親生兒孫弱智,無承授能力的,水書先生亦經考察后傳授給侄兒侄孫承傳。二是水書先生擇徒傳授,一是在水書先生晚輩無人接受傳承時,水書先生則在本宗族內選擇一人作其傳承接班人,三是有外族人自愿向水書先生當傳承弟子,經水書先生考察人品德及測算其生辰八字符合傳授條件的,方可收徒,并測日舉行拜師儀式。水書傳承接班人,不論家傳或擇徒傳授均按傳說中創制“水書”的先祖 “六奪公”(或譯公六奪、陸奪公、洛陀公、陸鐸公等)規定的“傳授儀式”方能傳授,故傳承難度大。據目前調查已發現有11代水書傳承世家。

潘繼先1941年生——20052月歿,1963年始學水書。傳承家譜:潘老四——潘天合——潘金土——潘海星——潘培友——潘老碑——潘木生——潘估云——潘文德——潘鳳祥——潘繼先;

歐海金(73歲),1948年始學水書。傳承家譜:歐吉古——歐梅莪——歐培宙——歐正平——歐海金——歐慶能;

蒙文兵(42歲),1982年始學水書。傳承家譜:蒙阿龍——蒙阿田——蒙修林——蒙覃恩——蒙芳明——蒙文兵;

潘老平(67歲),16歲始學水書。傳承家譜:潘阿卯——潘老簡——潘榮生——潘老平;

潘紹明(68歲),20歲始學水書。傳承家譜:潘老陽——潘阿白——潘廷玉——潘紹明;

潘錦躍(74歲),1949年始學水書。傳承家譜:潘世送——潘廷榮——潘玉書——潘錦躍。


三、項目論證

 “水書”既是一種古老的文字,也是一種古老的典籍,是水族古文字及其典籍的通稱。

   “水書”中既有古老的象形文字,也有人類初期文字的表意方塊字,在全國有文字的少數民族中,唯獨水書與漢字是表形達意的文字。

 “水書”有將漢字反寫或倒寫的特殊情形,因而又被人們稱為“反書”。

“水書”處處露出甲骨文筆意,又包含金文遺風,具有自然天成的獨特體勢。因而,水書書法是民族文化園里一朵灼目的鮮花。

作為成文經書,“水書”是一種由水書先生(舊稱“鬼師”)世代秘傳的宗教用書,是古代水族先民卜筮的宗教文化典籍,源于古易經,集水族歷法、哲學思想及中國古代易卦、星象、陰陽五行學說之大成,內容博大精深。

“水書”幾乎沒有統一的刻版,基本上系手抄傳承,荔波境內只發現唯一木刻版本一冊,模板已失傳。

 “水書”內容因其豐富龐博,分類較為復雜,就其吉兇而言,可分為白書(吉)和黑書(兇)兩類,就其使用范圍而言,可分為普通水書和秘傳水書。水書按其形式劃分,有朗讀本、閱覽本、方位本、時象本、宮掌本、星宿本等等;若按具體用途劃分為誦讀卷和運用卷兩類,有數百余種之多。

“水書”只在水族中為數很少的水書先生中傳承,并不為多數人所掌握。

“水書”在水族人民心目中具有崇高神圣的地位,是水族人民世界觀、價值觀、善惡觀、美丑觀的綜合體現。

   

 

  

 

 

 

 

  

 

 

 

 

 

 

 

 

 

 

 

 

  1、最古遠的民族宗教典籍

“水書”是水族古老的文字及其文化典籍,它形成于殷商時代,導源于古代哲學的最多層次,內容博大精深。

 “水書”收藏了與華夏遠古文明——殷商文化同源的豐富的原始宗教資料,是人們研究水族文化及殷商文化哲學思想的珍貴寶典。

 2、最古遠的民族文字“活化石”

“水書”收藏了水族古老的文字資料。這種和甲骨文一樣古老且又近似于甲骨文的“化石”文字,是人們了解水族先民古老的造字方法,以及其與甲骨文之間關聯性的寶貴的文字古籍。

 3、最古遠的民族語音資料

“水書”收藏了水族古老的語音資料。水書中的很多文字在日常用語中并不出現,它們只有在特定的水書中才擁有其獨特的讀(語)音,這些語音由水書先生世代口耳相傳,仍然保持其古老的原始風貌,是人們研究水族先民及與其相關的中原先民古代語音的極為寶貴的資料。

 4、最豐富的民族文化寶典

“水書”還保存了珍貴的水族天象、歷法、氣象、倫理道德等與水族人民生活密切相關的內容,對人們研究水族古今社會歷史文化具有極其重要的價值。

5、不可替代的民族適用性

“水書”在水族人的社會生活中起著很重要的作用,特別是在喪葬、祭祀、營建、婚嫁、出行、節令、占卜、農事等活動中發揮著一種指令規范的作用。水族人的生產生活、一舉一動都受到“水書”條例制約,都要依據“水書”擇定而行,尤其是在水族原始宗教信仰活動中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 “水書”起源年代極為古遠,與殷商甲骨文、金文有淵源關系,屬同源異種,是古代殷商文化的遺存,與“易經”有相通之處。如今甲骨文、金文及其成文典籍已離我們遠去,而水書至今卻依然存活在水族民間的社會生活中。研究水族“水書”,這對我們研究水族文字史、哲學史、文化史、文明史以及古代殷商文化都具有極其深遠的歷史意義和現實意義。

 

 

 

 

 

 

     20035月《新聞微觀中國》“冷月寂照,瀕危水書”一文報道, “現在水書卻瀕于失傳,少有人知,僅有少數古稀老人尚能呤誦”。該報道客觀、真實、準確地記錄了水族水書的瀕危狀況。

由于水書沒有記錄語音和記事的功能,只是水族人民“與鬼神對話的天書”,它的運用基本局限在神圣的宗教活動中,它的傳播一直以一種不為外人所知的神****式,在水族家族內部世代單傳著。所以水書的傳承模式,存在很大的排異性和局限性。

隨著社會的快速發展,外勢文化的逐步滲透,水族民間文化領域受到強烈的沖擊,水族語言受到同化、異化,水書先生逐漸謝世,致使水書文化面臨著失傳的危險,很多水書世家現已難擇徒傳授,水書傳承人后繼無人。例如:荔波縣2002716日首次召開的“水書拯救座談會”到會的十個水書先生中,已有三人還未及時傳播水書文化就因年高作古了。

文革期間,“水書”被當作“鬼書”遭受到嚴重的破壞,許多“水書”手抄本被人為銷毀、丟失,水書傳承人也遭受屏棄和批斗,桎梏水書的傳承與發展。

“水書”典籍與水書傳承人是水族乃至中華民族的珍貴財富,現急需采取有力可行的保護措施,使水族“水書”得以有效搶救保護,使水書傳承人得以及時傳授“水書”文化,以弘揚民族民間文化,增強民族團結,構建和諧社會起到積極的推動作用。

 

四、項目管理

 管理

組織

組織名稱

荔波縣人民政府

責任人

陳稠彪

 

通訊地址

荔波縣人民政府

郵編

558400

 

電話

0854--3612192

傳真

0854--3612031

 

電子信箱

荔波縣人民政府@ . SINA.COM

 

 

 

 

 

 

 

 

 

 

荔波縣自2002年至今,在水書的征集搶救、保護和開發利用工作上,經費主要用于:征集水書原件、掃描復制件、制作音像、錄入計算機、研究翻譯出書、支付水書先生補助費等。

每年經費投入情況如下:

2002年縣投入2.2萬元;

 

2003年縣投入23.6萬元,

省檔案局1.7萬元,計:25.3萬元

 

2004年縣投入19.7萬元,

省檔案局2萬元,計:21.7萬元

 

2005年縣投入12.9萬元,

州撥12萬元,計:24萬元

引資修建“中國荔波·水書展館”8萬元

 

共計:82.2萬元

 

  

 

 

 

 

 

 

 

1196612月,荔波縣檔案館開始珍藏5本珍貴的水書原件。

2199310月,貴州省水家學會荔波中心組成立水書搶救小組;

319977月,著名水書研究專家姚福祥先生在荔波縣開辦“水語學習班”,開展首批水書知識及音標培訓;

420027月,荔波縣民宗局、水家學會荔波中心組在水堯水族鄉召開“荔波縣拯救水書座談會”,開始全面搶救征集水書;

5200210月,召開“全縣水書先生暨征集搶救水書會議”,會上,通過動員說服,荔波縣43名水書先生無償向國家檔案館捐贈了祖傳的77本水書原件。率先在全省、全國大規模開展水書搶救工作,從而在國內外產生了強烈的影響;縣檔案館對征集的水書進行登記、注錄、消毒、修補、裱糊、編號、裝檔上柜保護,并掃描錄入計算機管理保存。

6200211月,荔波縣人大常委會作出了《關于我縣開展拯救水書工作情況匯報的審議意見》(荔人常[2002]19號);

72003312,荔波縣第十四屆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作出了《關于搶救整理開發利用古老文化——水書并申報為世界文化遺產的決議》;

82003315,政協荔波縣委員會第六屆第一次會議召開,全縣共有68名委員提出了《關于挖掘古老民族文化,開發利用水書,申報為世界文化遺產的提案》(荔波縣第124號政協提案);

920035月,荔波縣檔案局、縣民宗局、縣文體廣播電視局、縣水家學會作出了《關于表彰歐海金等水書先生對征集搶救水書作出貢獻的決定》(荔檔發[2003]0628日);

1020037月,為解決經費問題,荔波水家學會發出“搶救水書捐款倡議書”; 8月在中國民族報刊登“搶救水書募捐倡議書”;

11200310月,中共荔波縣委、縣人民政府成

立了“荔波縣水書征集搶救工作領導小組的通知”;

1220042月,荔波縣委、縣人民政府將水書搶救工作列入了“荔波縣2004年十件實事”;

1320044月,荔波縣人民政府下發了《關于征集搶救水書的通知》(荔府[2004]70號文件);

1420045月,荔波縣委、縣政府兩辦下發了《荔波縣2004年征集搶救水書工作實施方案》(荔黨辦發[2004]17號);

152004524,黔南州人民政府成立了“黔南州水書搶救工作領導小組”;

1620053月,荔波縣委、縣人民政府又將水書搶救工作列入了“荔波縣2005年十件實事”;

1720055月,貴州省人民政府召開專題會議,作出了《研究水書搶救保護工作有關問題》,(黔府專議[2005]19號);

1820058月,黔南州人民政府召開專題會議,作出了《關于水書搶救保護工作有關問題的專題會議紀要》;

19200510月中山大學與荔波縣合作,掛牌成立“中山大學荔波水書研究基地”;

20200512月,成立了荔波縣水書申遺領導小組(荔黨辦通字[2005]107號);

21、荔波縣政府頒布《荔波縣水書搶救保護工作實施辦法》(試行)。

 


五、保護計劃

 

 

 

 

  1、各種版本水書原件的征集搶救,以及對損殘缺原件的裱糊、修補。

2、水書先生的搶救保護,因為水書的大部分內容靠口傳心授,如各類誦讀本、歌賦詞、祝詞、咒語、法式、祭典、巫術、儀式、掌宮推遁、推算方法與技巧等,而現有的水書先生大多年事已高,急需搶救保護。

3、水書碑碣、活動用具等古代實物的征集保護。

4、選擇精品原件影印出版,擴大收藏與研究范圍。

5、水書精品件的譯注出版。

6、編寫水書教材。

7、普及水書文化傳承教育。

8、建立荔波縣水書博物館。

 

 

 

 

保護措施

預期目標

2006

   加強水書原件征集搶救工作,并對已翻譯的水書進行評審定稿,同時兼顧水書的翻譯出版;加大與各科研院所的合作研究開發利用水書。

   征集水書原件增至10000冊,出版已翻譯的《春寅卷》、《九星預測卷》、《安葬卷》等6卷本16卷。

2007

編寫水書初級教材;籌建民間水書文化教學試點,培養水書傳承人。兼顧水書的翻譯出版工作;重點翻譯與夏陶符號相關聯的水書原件。

初級教材爭取印刷發行;出版翻譯的《營造卷》、《婚嫁卷》等10卷。譯注本5卷;翻譯夏陶符號相關的水書原件,并編印出版。

 

 

 

 

 

2008

   開設水書文化教學試點,逐步普及水書文化;繼續抓好水書譯注工作。重點對瀕臨絕跡的水書孤本進行翻譯;兼顧水書的破譯出版工作。

在全縣水族地區中小學校開設水書文化教學;出版水書孤本8卷、譯注本10卷。

2009

   爭取資金做好水書博物館的建設工程;繼續做好破譯、編輯、出版工作。

完成水書博物館的前期工程;出版譯注本10卷。

2010

   繼續做好水書博物館工程建設;加大水書破譯出版工作的力度。

水書博物館基本竣工并對外開放;出版精品水書,譯注本10卷。

 

 

 

     1、對征集到的水書原件和水書實物,荔波縣納入國家檔案館進行統一管理和保管。

2、對水書原件掃描錄入計算機,編制水書電子文本,進行電子信息管理。

3、對進館的水書原件進行登記、編號、消毒、殺蟲、裱糊、注譯、注錄、分類、編目和上柜工作。

4、對罕世孤本的水書原件,單獨珍藏,確保安全。

5、建立水書特藏室。

6、開展民間水書先生的搶救工作,對高齡水書先生口傳心授的水書文化進行錄音、錄像。

7、調查、摸底、收集、整理水書傳承人名錄。向被認定的水書先生和重點保護的傳承人頒發證書。聘請專家、學者對已征集的水書原件進行分類篩選和鑒定。

8、召開大型審稿會,邀請專家、學者,對已完成破譯注音的水書進行審稿、編輯、出版。

9、建立荔波縣水書展館。

10、編寫水文初級教材,在水族地區中小學普及水書文化教學。

  

 

 

 

1、成立水書“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和“世界記憶遺產名錄”申報領導小組,積極開展申報工作;

2、成立“水書研究所”,主要開展水書搶救保護與研究開發利用工作。

3、成立研究破譯水書專家組,對館藏水書進行破譯研究,對研究成果集錄成冊;

4、積極保護水書先生,實行水書先生職級評定、津貼補助等機制;

5、建立水書文化傳承機制,培養水書文化傳承人;

6、制定水書征集搶救保護獎懲措施;

7、建立水書文化開發利用機制,培育水書文化產業,促進民族文化旅游業全面發展。

 

經及依

 

 

算其明

   1、水書征集、整理、修復、藏館、音像(50萬元)。

2、翻譯、出版(五對照)82卷(850萬元)。

3、普及水書文化的傳承教育與教學。教學設施、教材編寫與出版、重點對水書先生的資助與資料搶救,共300萬元。

4、水書博物館建設及配套設施550萬元。

以上4項共計:1750萬元。

 

 

 

1、征集水書成果:數量最多,質量最高,種類最齊全,年代最久遠。征集到水書原件7400多冊,占全國水書館藏總量的53%以上。有年代最久遠的明代手抄本和明代木刻孤本。

2、研究成果:(1)已公開出版《漢水詞典》、《漢語水語關系論》;(2)《喪葬卷》、《婚嫁卷》、《水書初識讀本》等16冊水書原件已成功破譯,即將待印出版。(3)利用水書,破譯了夏陶博物館碎片上的24個符號,中央電視臺科教頻道制作了28分鐘的《水書之謎》專題片。

3、社會效果:(1)帶動了其他地區的水書搶救工作。荔波發起搶救水書工作后,帶動了都勻、獨山、三都等有水書的縣市也開展水書搶救工作。(2)國內外專家、學者對水書進行題詞。(3)國內新聞媒體廣泛宣傳水書;(4)從2002年至今,到荔波縣參觀、研究水書的中外游客、專家學者達5萬人以上。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信息

什么是亲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