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您當前的位置是:首頁 » 學術論壇
苗族蠟染的梯度開發研究
    字號:[]  [我要打印][關閉] 視力保護色:

 

苗族蠟染的梯度開發研究

——兼論工藝美術類非遺的生產性保護

  

摘要:

苗族蠟染是具有苗族文化特色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她源于田野,將麻布、棉布、蜂蠟等原料手工繪制成圖。隨著時代的發展,苗族人嘗試讓歷史悠久的蠟染技藝走向市場,寧航公司是這一領域的先行者。本文通過對該公司的蠟染生產方式、傳承形式和開發模式等內容的調查,并試圖深入探討傳統工藝美術類非遺的保護和開發。因此認為,傳統工藝美術類非遺的發展必須以生產性保護為核心,以梯度開發為手段,才能合理而有效地解決傳承保護和商業開發之間的矛盾。

關鍵詞:

傳統工藝美術 非物質文化遺產 生產性保護 梯度開發

近年來,我國政府逐漸重視對非物質文化遺產(以下簡稱非遺)的傳承工作,提出了“保護為主、搶救第一,合理利用、傳承發展”的方針,大力實行保護與開發并重的策略。在國家的支持下,非遺的一個門類:傳統工藝美術類非遺,也得到了較大發展。但在現代化浪潮的沖擊下,一些地方對這一門類非遺的保護與開發工作處理地相對不足,或過于強調創新而脫離了傳統特色;或過于保守而未能充分實現其市場價值。如何更好地使傳統工藝美術類非遺的保護和開發協調發展?面對這一問題,學術界嘗試尋找新的理論來指導當前的工作,“生產性保護”與“梯度開發”這兩個概念應運而生。

傳統工藝美術技藝的保護與開發本身就是一種矛盾,而怎樣處理這個矛盾成了學術界探索的課題。關于保護,學者們總結出了各具特色的保護方式,王英杰認為:“目前我國在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領域主要有三種保護方式,即‘搶救性保護’、‘整體性保護’和‘生產性保護’。①”其中非遺的“生產性保護”是指在具有生產性質的實踐過程中,以保護非遺的真實性、整體性和傳承性為核心,以傳承非物質文化遺產為前提,借助生產、流通、銷售為手段,將非物質文化遺產資源轉化成文化產品的保護方式。②黃永林站在傳承人的角度提出:“從靜態到活態,再到生產性保護是傳承人保護的發展趨勢。”③而關于開發,學術界也有較多元的看法,梯度開發是其中較新的思路。苑利對工藝美術類遺產開發路徑做了深刻地研究,他表明:“家庭作坊式的傳統經營對產品開發的力度往往十分有限,一旦進入規模化經營各種壓力勢必會迫使企業加大開發力度……一個產品一旦立項經營,以下五個梯度的開發是不能不考慮的。”他進一步確定梯度開發的概念為:“一度開發,是指按照產品原有的樣子進行的原汁原味的復制過程。二度開發,是指在使用原料不變的情況下,根據旅游以及現代審美需求對產品體量所實施的變量開發。三度開發,是指在保留物件原有形態的基礎上,對產品實施的質(材質)與量(體積)的同步改造。四度開發,是指根據“去粗取精”原則,在保留原物精華部分的基礎上,對原物品所實施的選擇性開發。五度開發,是對文化遺產所進行的更深程度的開發。”①

盡管學術界對這兩個概念分別做了較為深入的探討并確立了相應的原則,但似乎并沒有系統地將其聯系起來。這兩個概念能否有機結合?這種結合能否指導我們傳統工藝美術類非遺的保護和開發工作?對此,筆者嘗試用丹寨縣寧航公司的苗族蠟染技藝開發來論證這個問題。

寧航蠟染技藝的生產模式

丹寨縣位于貴州省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其北靠凱里市,東接雷山縣;南抵三都水族自治縣,西交都勻市和麻江縣。苗族為該縣主體民族,占總人口的85.57%。因為歷史上交通不便,所以這里至今較好地保存著濃郁的民族文化。當地的皮紙制作技藝、苗族賈里、苗族蠟染技藝等非遺已經入選各批次國家級非遺名錄,更有不少非遺入選省、州和縣級非遺名錄。隨著改革開放的不斷深入,丹寨縣的一些傳統技藝試圖走上市場化的道路,由此出現了與自然傳承不同的發展局面,其中當地的苗族蠟染技藝就具有一定的代表性。

丹寨縣蠟染工藝分布廣泛、歷史悠久,許多村子都保存有各具特色的制作流程,在眾多場合,當地人都使用蠟染制品。“據《貴州通志》記載,歷史上包括苗族在內的各族人民都有‘用蠟繪花于布而染之,既去蠟,則花紋如繡’的工藝。”②在村落里,蠟染的制作基本上以家庭(或家族)為單位,女性家庭成員為主要生產者。她們從小就在母親和女性親屬的傳授下習得該技藝,生產出來的產品既自家使用又在集市出售。同時,在婚喪嫁娶、歲時節慶等特殊時段丹寨人都會使用各種蠟染制品。可以說,蠟染技藝已經深深地影響了當地人的生活世界。

雖然蠟染技藝在丹寨的許多村落還有傳承,但是隨著市場經濟的發展,當地出現了“蠟染公司”這種新鮮事物。在丹寨縣城就有一家寧航蠟染公司,它試圖將傳統的生產技藝與市場化的發展方式結合起來。

寧航公司全稱是“貴州丹寨寧航蠟染有限公司”,在當地較有名氣。總經理NJ 來自安徽省池州市,2009 年初她到西江旅游時見識到丹寨蠟染的魅力,從此喜歡上了這一傳統技藝并很快獨自來到丹寨縣開辦了寧航蠟染公司。雖然公司開辦之初都處于虧損狀態,但隨著經營不斷完善和市場渠道的開拓,目前它已經收支平衡并將很快盈利。筆者了解到公司現有三種銷售渠道:政府和單位的禮品采購、網絡銷售和實體店銷售。第一種渠道是 NJ 通過幾年努力加強與政府聯系而建立起來的穩定的市場合作關系,蠟染成了政府部門饋贈來賓的地方特色產品;第二種渠道指在某些大型網絡營銷平臺建立的“網店”式營銷模式;第三種渠道則依賴于公司現有和未來要開設的實體店。這三種營銷渠道構成了寧航蠟染公司多元化的市場路徑。

寧航公司采用的蠟染技藝基本上還是古法。在材料選擇上:布料多采用麻布、棉布和蠶絲等,目標人群不同,材質檔次也不同;制作工具包括銅刀、小火爐、油漆罐、染缸等;而消耗品包括藍靛(板藍根)和蜂蠟之類。從制作技藝看,NJ介紹主要有兩種蠟染方式:一種是蠟畫,即用銅刀直接蘸熱蠟在布匹上作畫,不經過染色等程序。這種生產技藝方便、快捷,是簡單的蠟染方式;另一種是純蠟染法,制作者首先在畫布上構好圖,然后用黑色蜂蠟填滿圖案。接下來她將畫布放入藍靛染缸里染色和自然風干。染色次數越多,畫布顏色越深,而不同的部分也可采用不同的染色方式。最后制作者將蠟布風干后放到清水鍋里煮,這時先前涂好的黑蠟就脫落溶入水中,呈現出藍底白紋的藝術效果。因工序和耗費工時的差別,蠟染的成品會體現不同的價格。蠟畫相對較便宜,一張一平方米的蠟畫桌布約合人民幣五十元,而蠟染制品則有數百元甚至上萬元之分。

筆者在調查時注意到寧航公司正嘗試用原生態的方式實現蠟染的商業化。在制作車間,外來者進門就能看到十多個身著民族服裝的中老年婦女認真地進行創作。她們的創作完全處于一種真實而隨意的狀態:有的人背著熟睡的孩子作畫,有的人為了讓自己舒服盡可能選擇慵懶的坐姿,而有的人則邊閑聊邊作畫。這種狀態使創作者全身心地創作,享受著工作的樂趣而忘卻了養家糊口的壓力。據NJ 介紹,公司專門聘請了兩名國家級蠟染非遺傳承人及若干名各級非遺傳承人現場創作。這些人成長在田野,深受當地民族文化的熏陶,熟練地掌握了蠟染技藝。公司因此將她們請來制作蠟染,讓她們充分發揮特長。同時,老板娘免費提供食宿,以基本工資加績效提成的方式發放薪酬。NJ 認為,只有讓她們有適當的心理價位,不用擔心收入,才可創作出真正體現自己內心想法的創意之作。除了完善的收入機制,寧航還實行民主的管理方式,即公司不干涉制作者的創作,后者完全能按照自己的意圖隨意發揮。他們做簡單的蠟畫,也經常合伙設計復雜的蠟染。制作者的創作思維猶如天馬行空,藝術作品造型夸張而活潑,極具民族文化內涵。作品既有反映洪水故事、蝴蝶媽媽等苗族神話的創作;也有苗龍、花朵、苗人等純粹的藝術形象;還有外來文化如鳳凰、漢字等。自由的創作保證了作品的質量,為梯度開發提供了可能,也間接提高了制作者的收入:因為績效提成由手工藝的復雜程度、件數和作畫范圍的大小決定。值得注意的是,寧航公司還以提供食宿的方式邀請傳承人的子女參與創作,這些孩子們利用寒暑假的空閑向母親學習蠟染技藝。列維·斯特勞斯曾寫道:“把共同體的所有傳統和哲學烙到頭腦里去。”通過技藝的傳承,后代接受了祖先的文化。他們學習到蠟染圖案的符號象征意義,民族的文化特征,并強化了民族認同。另外,因為寧航公司在網絡上有一定名氣,所以吸引了不少外來者前來學習,筆者在調查期間注意到學習者有大學生、上班族甚至還有外國人。當筆者詢問 NJ 是否擔心外國人把丹寨苗族蠟染技藝帶出國使用的問題,她的回答是:“不怕,歡迎大家來學,不分國界。”

寧航蠟染技藝的梯度開發

從以上描述我們可以發現,寧航基本堅持了傳統的制作技藝,同時給予傳承人極大的自由發揮的空間。在此基礎上公司努力讓有興趣者和傳承人后代參與學習,保持蠟染技藝傳承的連續性。相對于很多村落里遇到的傳承難的問題,這無疑是一種創新。這一現象緊密契合生產性保護的核心:傳承與轉化,完全符合其解釋。由此可見,傳統工藝美術類遺產如果實施產業化經營,生產性保護無疑是保持非遺傳承的一種有效路徑。由于聘請的傳承人在生產實踐過程中運用著相對原生態的工藝,并進行了有意識的傳承活動,因此寧航的蠟染技藝較好地保持了真實性、整體性和傳承性,并能有效生產富含苗族文化氣質的蠟染制品。所以,如果在保持傳統技藝的基礎上進行梯度開發,能很大程度地保存藝術品的原有屬性并帶有創新性,這就是生產性保護在工藝美術類非遺技藝中的實踐。借用苑利的梯度開發理念,從公司產品的角度進行分析,能看到傳承人在現代生產理念的影響下已經具備對傳統技藝實施梯度開發的意識,無論是蠟染產品的材質、尺寸,還是藝術形象、產品造型等都各有特點,多維度開發層次分明。

(一)傳統工藝美術類遺產的淺開發

淺開發是傳統工藝美術類遺產最基本、最常見的一度開發模式。在寧航,用傳統蠟染工藝制作的桌布、手帕、頭巾等既可以用作日常消耗,也可以做收藏、觀賞。如生產一塊桌布,手藝人首先要按需求決定蠟畫和蠟染的選擇,接著進行傳統技藝流程的制作,最后將做好的蠟染成品按照客戶需求用縫紉機裁剪、修邊。在淺開發中,除了最后的修飾工序使用現代機械外,其余工序均遵循古法。不過與流傳鄉野的蠟染制作場面不同,這里的人們進行著批量化生產,追求數量和質量優勢。這些工藝品確保了在傳統制作工藝、風格式樣和選料等內容的原汁原味,但同時以市場需求為導向,實現了從家庭式生產向規模化的公司(工廠)經營的轉變。簡言之,傳統工藝美術類產品的淺開發即在現代規模化生產理念指導下傳統工藝生產過程,這種過程既追求產品的原真性,也通過集約化生產來追求數量和質量上的提高。

(二)傳統工藝美術類遺產的次級變量開發

次級開發是此類遺產的二度進階變量開發模式。制作者嘗試將蠟染制品的大小進行調整,產品規格不一。較常見的有長度超過三米、寬度超過一米的大型蠟染條幅(牯藏幡),這種制品體積較大,可以掛在家中做裝飾。更大的還有蠟染制成的地毯,很好地滿足了現代人在家居裝潢方面返璞歸真的心理需求。為了制作這些產品,公司需要提前訂制大小確定的布料,然后若干人協力制成產品,非一人之力就能完成。再如,公司的展覽廳內也有將蠟染體積縮小制成的手帕、披肩和頭巾,這種產品對現代人有一定的吸引力。這類產品雖然體積不大,但也讓匠人費盡心思于其上,力求精致、美觀,非很短時間內就能完成。在西江、鳳凰和鎮遠等周邊旅游區,蠟染的手帕和頭巾深受游客特別是年輕女性的歡迎,她們喜歡在旅游時披上頭巾和披肩,以顯示自己風姿綽約。寧航深知這一點,規模化生產這一系列產品并力圖銷往各大旅游點。相對傳統的蠟染需求,這一級的開發既追求數量,也強調規格的變化,可大可小;更能調動數量可觀的杰出匠人集體創作,以制出世所罕見的壯麗工藝品。次級變量開發,已經是傳統工藝美術類遺產的較高水平的開發,與民間制成品的差異加大,凝聚了眾多或單個匠人的心血。

(三)傳統工藝美術類遺產的中級開發

這是較為常見的開發。在這一級的開發中,生產者已經開始改造產品的質與量。如前面提到的條幅,制作者可以運用傳統裝裱技藝將其加工成蠟染畫;也能制作不同規格的木質蠟染屏風;小型的蠟染,則被裝裱成小型的蠟染家居掛畫,這些都是簡單的中級開發。在寧航公司的展廳里,筆者注意到一些復雜的中級開發產品,有枕頭、傘、蠟染服飾、鳥籠罩等,筆者認為有必要對這一級的產品做一個簡單描述。

以蠟染服飾為例,這是寧航產量較大、種類較多的一類產品,包括內衣、外衣、旗袍和肚兜等。旗袍長短有別,有立領、圓領之分,領子會縫上珍珠串(有的用塑料珠子代替),領口的開胸度也有差別。而衣服紋路以鳳凰、花、蜈蚣苗龍和蝴蝶為主,蠟染紋路隨意,富有苗族特色。男、女式上衫造型基本一致。值得注意的是,上衫的扣子出現了兩種款式:一種是直排古式繩盤扣;一種是左衽式盤扣,領口從右肩開到左腋窩處,扣子為繩扣或塑料扣。歷史上,漢族人的服裝多為右衽(壽衣和某些女式服裝除外),少數民族服裝則為左衽,左右衽之別在過去是“夷夏之別”的典型象征。從這一細節來看,蠟染師很好地保持了少數民族服飾的文化象征。肚兜之類則以蠟染布料為主,周圍用紅繩之類串接而成。總體來看,蠟染服飾既強調保留傳統文化特征,也力求滲透現代審美造型藝術。

此外,展廳里還有大小不一、材質不同的傘,以及結合當地養鳥習俗而設計的鳥籠罩。由于運用了不同的制作技藝和材料,這些物品觀賞價值是大于實用價值的。此即傳統工藝美術類遺產中級(三度)開發的典型代表:傳統材料與新材料的創意結合,既傳統又現代。同時,材質不同,體積也各有不同。另外,制作這些產品不僅用到傳統蠟染技藝,還要求制作者熟練掌握現代電動縫紉機技術。因為傳統的縫紉裁剪費時費力,不符合大規模生產的數量要求,而且還可能對產品的尺寸、造型等要素造成偏差,所以寧航公司大量使用縫紉機對蠟染品進行深加工。蠟染工匠在自己生活的村落里很少使用縫紉機,到了寧航后都學會了這一現代加工技藝。不過,縫紉的工作很多時候改由其他專職工匠來完成了。

(四)傳統工藝美術類遺產的深層次開發

相對于前三種開發,這一級的開發已經開始嘗試藝術化的加工,秉承的是“去粗取精”的原則。筆者認為,深層次開發的本質即取原來的藝術造型和技藝的一部分重新加工。以寧航公司展廳的鳳凰圖為例,該蠟染圖采用了傳統的蠟染技法,不做底色,類似于蠟畫。工匠預先在布料上憑感覺打好底圖——鳳凰與云紋。展翅的鳳凰身體在下,尾翼在上,整個身體盤成圓形狀。這張圖還是采用丹寨傳統蠟染技法——工匠不依靠工具而憑感覺勾勒出鳳凰和云紋。但是,鳳凰的形象卻是與傳統中國畫里的鳳凰形象一致,云紋也是如此。鳳凰圖完成后,藝術家們也不是用傳統的裝裱技術將圖裱起來,而是使用了西式木質相框。這一切都說明來自田野的藝術家們逐漸與漢文化和其他外來文化交流,這種交流影響了他們的創作風格并使他們有意識地創新。蠟染創作者可以畫鳳凰圖,同樣也可以畫米老鼠、火影忍者或者喜羊羊,抑或其他現代的藝術形象。這一級開發保留了傳統了蠟染的精華,其精華可以是一部分技藝,也可以是以往的一部分藝術形象,從而在此基礎上做適當的選擇性開發。

(五)傳統工藝美術類遺產的變體開發

苑利以鈞窯開片聲做成唱片銷售,以滿足聽眾對悅耳聲音的追求的案例來說明五度開發的內涵。在寧航,一些外來客前來學習蠟染技藝,而蠟染產品的價值對他們卻沒多大吸引力。此時,蠟染技藝成了商品,他們追求的不止是學到這門技藝,還有學習的樂趣。筆者注意到,有的人能連續幾天在染坊里染色,有的人喜歡從早到晚作畫,這說明他們陶醉于此。他們吃住在丹寨,也在一定程度上帶動當地的市場經濟。當他們離開時,也會隨心意給公司支付費用,甚至有時還會給手藝人一些小費。一般來說,外來客們在丹寨時各種開銷比單純買賣蠟染制品的利潤高得多。從產品到技藝的體驗,實現從物質制作到精神享受的再開發,此即最終極的開發。

以上所述可以看出,寧航的梯度開發有著從物質生產向非物質生產的趨勢。如果說前四級的開發還依靠傳承人的手藝來實現的話,那么隨著開發的深入,到第五級開發時,材料、傳承人的技藝等因素已經不那么重要了。這個時候的生產有了文化產業的特征:以知識技能為賣點,在消耗最小自然資源的基礎上實現最大化的文化財富效應。本雅明在評價“機器時代”時認為:“藝術作品在原則上總是可復制的,人所制作的東西總是可被仿造的。”①與工業時代的“機器復制”模式不同的是:梯度開發是一種創意產業,創新思維的體現就越多,獨特性就越強,最終實現互動性和虛擬性。這也是一種難以被仿造、能保持知識的獨占性的開發模式。以梯度開發來實現非遺的保護,這正符合“將非物質文化遺產資源轉化成文化產品”的生產性保護理念。

基于生產性保護的梯度開發設想

佟玉權認為:“非物質文化遺產的生產性保護是將非物質文化遺產引入市場,通過文化產品的開發,滿足社會需要,以達到傳承文化與發展經濟雙重目的的文化遺產保護與利用形式。”②“生產性保護”這個概念最初由王文章先生于2006年提出, 2009年2月在“非物質文化遺產生產性方式保護論壇”上成型,其相對新穎。文化部在《關于加強非物質文化遺產生產性保護的指導意見》中明確指出:“目前,這一保護方式主要是在傳統技藝、傳統美術和傳統醫藥藥物炮制類非物質文化遺產領域實施。”③這三個類別中傳統美術即傳統工藝美術類遺產,說明生產性保護的對象都是帶有生產性質的。而“梯度開發”是一個由苑利提出的新概念,現階段也主要應用于傳統工藝美術類遺產。從定義來看梯度開發和生產性保護的對象有著一致性,所以基于生產性保護的梯度開發主要指傳統工藝美術類非遺的開發。因此筆者認為將生產性保護和梯度開發有機結合能更好地處理傳統工藝美術類非遺的保護和開發之間的矛盾。

(一)以生產性保護三原則為核心的梯度開發

不管是傳統的家族型產業模式還是現代化的企業流水線生產模式,工藝美術類非遺的價值都要通過不斷地生產實踐去體現。隨著現代化進程的加快和市場化的影響,有些家族作坊的產品或質量參差不齊,或產量不高,或偏離傳統風格;而有些企業“機器復制”的產品保質保量,卻風格雷同。這一系列問題影響了傳統工藝美術的良性發展和審美價值的保存。如果這一類非遺要很好的發展,就必須要實現與生產性保護的“真實性、整體性和傳承性”三原則相結合的梯度開發。

真實性也叫原真性、即“要保護原生的、本來的、真實的歷史原物,保護它所遺存的全部歷史文化信息。”不管哪一級的梯度開發,都需遵循真實性原則。寧航蠟染的前三個梯度的開發通過藝術設計、制作技藝和原料選用等生產要素的靈活運用來原汁原味地表現苗族傳統文化。如公司曾組織十多名非遺傳承人歷時七個多月繪制了一幅《百苗圖》,該圖生動而真實地表現了眾多苗族支系的日常生活、婚喪嫁娶和歲時節慶等場景,人物形象也千姿百態。工匠們在繪制時采用了傳統技法,也沒有進行背景色上色處理,但卻實現了淺開發——使畫卷長達六十米,使人嘆為觀止。這種處理使創新和保守巧妙地融合,提升了藝術品的審美情趣和收藏價值,吸引了不少收藏者的目光。同樣,四度開發在保存傳統精華的基礎上強調的選擇性創新;五度開發讓參與者體味傳統文化的魅力的努力,也都很好地遵循了真實性這一原則。

整體性的保護指保護工藝美術類遺產自身及其文化生存的背景環境。梯度開既必須顧及所有必要的技藝與工序,也要讓傳承人來自田野,在生產中不脫離田野。以寧航的蠟染生產為例,管理者有意識地對傳承人的生產采取“放養”的態度:基本不干涉他們的工作思路和生產技藝,不強迫他們放棄或強化某種程序,工匠也能憑興趣自主選擇全套或部分的生產流程,此即保護工藝美術類遺產自身。文化生存的背景環境的保護,其深層意思是對傳承人原生環境的保護。非遺傳承人不能脫離他原來密切聯系的自然環境、人際關系、文化背景等原生環境。一旦脫離,他們的傳承就可能遇到困難,掌握的地方性知識也會變味。如儺戲被搬上舞臺,脫離了宗教儀式,脫離了田野,其就是一種應景表演且完整性大打折扣。同樣,如果讓蠟染工匠整天工作,與原來的環境聯系不多,久而久之她們的創作源泉會枯竭。這既影響了蠟染作品的創新,也影響了技藝的傳承。從調查情況來看,她們現在基本能很好地與以前生活的環境保持著密切聯系,沒有脫離家族與家庭的生活,也可以在工作之余參與原有的事務、歲時節慶。

傳承性的保護,筆者認為工藝美術類遺產的傳承必須在生產過程中才能實現。這需要傳承人有意愿將自己掌握的生產技藝和相關文化原原本本地傳授給合適的人。蠟染工匠要確保自己能有時間將兒女帶到身邊學習,這是一種傳承人的初步確立。由于蠟染技藝傳習不是一朝一夕之事,新的傳承人確立后還需要其以后能長期地學習。兒女們們基本還是學生,雖只有寒暑假才有閑暇跟隨母親去理解蠟染技藝和其中的傳統文化,但也算是對有序傳承的一種保證。此外,蠟染歷史上多為家族式傳承,外人接觸不多,可是公司里的傳承人對來自外來學習者的態度是歡迎的。不管是學生、上班人士,還是外籍人士,均能接觸完整的技藝和背景文化,這種開放式的傳授不能不說是一種進步。

(二)保護與開發相協調的實踐

如果說一種理論想要實現,僅有核心的理念和原則是不夠的,還需要人們按照實際情況去實踐。梯度開發也是如此,既要遵循已有的“三原則”,也要完善生產、流通和銷售的過程。努力將工藝美術類非遺轉化為文化產品,以期實現在“在開發中保護,在保護中開發”。按照生產性保護的要求在開發中促進保護手段的提升,這是梯度開發的另一核心理念。

工藝美術類遺產歷史上多以“走市場”的方式來促成自身的傳承,泥人、年畫、雕刻和刺繡等均是如此。這些非遺與市場聯系密切,可以通過貼合消費者需求來創新以實現自身發展。但丹寨苗族蠟染卻和這些走市場的非遺不同,其帶有較強的保守型。自古以來,由于交通不便、山地阻隔等因素,導致當地苗族社會商品經濟不太發達。丹寨蠟染多以家族為生產單位,產品數量相對不多,自產自用成了蠟染生產的主要特點。這一特點決定了蠟染技藝的家族封閉傳承特性和較低的市場化程度。但是隨著改革開放的不斷深入,傳統蠟染技藝開始逐漸與市場接軌。選擇市場化的路徑可以很好地轉移農村剩余勞動力,提高傳承人收入,促進傳承人的收入構成多元化。不過,像丹寨蠟染技藝這類的工藝美術類非遺怎樣才能在市場化的過程中保持有效的傳承?這需要在生產、流通和銷售等環節上不斷的完善。

以寧航的蠟染技藝的梯度開發為例,其體現了兩個特點:1,在生產上商人和傳承人各司其職,相互干擾性不強。商人(NJ)給了傳承人很大的自由度去選擇自己的創作思路,不干涉創意的選擇,這保證了兩者在思維上的相互隔離。同時,傳承人基本聚集在大廳里安心從事創作,工作時基本與外界和老板接觸不多。即使有人前去詢問,她們也不會將手頭事務停下來,這又保證了傳承人與外界在空間上的隔離。如此,形成了一個封閉的“圈子”,交流僅僅發生在“圈內人”之間。由此可見,生產過程中思維與空間的隔離,是梯度開發中實行生產性保護所要注意的事項。2,在流通和銷售環節,商人占據主導地位。寧航將這兩個環節的主導權掌握在自己手中,以基本工資加績效提成的方式給予傳承人較好的待遇,消除了后者對生存和公司發展的顧慮,使其不會參與運營并全身心投入生產。傳統家族式工藝美術類遺產的開發不僅需要家族負責生產,還需要相關人員去進行流通和銷售方面的操作,這樣無形中分散了傳承人的精力,降低了整體效率。因此,公司制中商人全權處理流通和銷售,傳承人全身心創作,也是生產性保護的有效實踐。

綜上所述,傳統工藝美術類非遺的梯度開發必須基于生產性保護的三原則:真實性、整體性和傳承性。苗族蠟染如此,其他類似非遺也應如此。只有這樣,非遺的發展才不會走樣。而在生產性保護與梯度開發相結合的具體操作實踐(尤其是大規模的公司生產)中,應盡量在生產、銷售和流通三個環節讓傳承人與外界和商人處于適當的隔離狀態。有條件的話最好讓傳承人在以前的生存環境里生活和生產,商人只負責到場收購和銷售,實行“公司加農戶”模式。這便是操作層面上符合生產性保護核心理念的梯度開發的最佳狀態。

總結

文化部部長蔡武指出:“在保護工作中,根據非物質文化遺產的自身規律、特性和生存狀況,我們逐漸探索出了多種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方式……與人民大眾生產生活息息相關的,決定了我們要盡可能運用生產性保護等積極保護的方式。”④可見,生產性保護是一種專門針對傳統生產技能類非遺和傳統生活類非遺的保護手段,在理論和操作層面都具備極重要的作用。而梯度開發現在主要應用于傳統工藝美術類遺產,能很好地為這類遺產的現代化生產和分類提供指導。梯度開發程度越高,創新性越強。筆者認為:從寧航公司的苗族蠟染技藝開發狀況來看,梯度開發是可以生產性保護的理念為指導的。生產性保護是梯度開發的核心,后者的實踐理念必須遵循前者的“真實性、整體性和傳承性”的原則,同時在生產、流通和銷售等操作層面不斷完善,這樣才能保存傳統工藝美術非遺的歷史價值和藝術價值。幾年來的保護工作實踐證明,對傳統手工技藝類的非遺項目進行生產性保護已見成效。這一類的例子正在不斷涌現,如朵云軒,其在堅持傳統之路上積極創新,這和寧航蠟染的積極探索有點類似。保護是目的,生產是方式,只有堅持生產性保護和梯度開發相結合才能較好地解決傳統技藝的傳承問題,維系好保護和開發的平衡性,這也是寧航公司的努力帶給我們的啟示。

 

原載于肖遠平、柴立主編:《中國少數民族非物質文化遺產發展報告(2015)》,社科文獻出版社,2015 年 6 月第 1 版第 209-221 頁。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信息

什么是亲友圈